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2300多名代理商被騙數億元!橘子網絡集團招商騙局大起底

全天候科技 2019-06-07 08:39:02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很多人把目光投向了智慧校園。有人從中發現了商機,也有人從尋找商機的這群人身上發現了商機。螳螂撲蟬、黃雀在后,很多人都想借助智慧校園這個風口獲取財富,卻沒想到自己成了被收割的對象。

這是一份來自某個微信群的聊天截圖,其中的種種抱怨都與蘇州橘子網絡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橘子網絡”)有關。這個群里包含了100余名陷入該公司招商騙局的代理商。他們入局的時間從2017年起至今,時間跨度2年多。

據一位代理商透露,橘子網絡之前的產品名叫“幼兒幫”,后來又推出“e學”、“e學云”、“e學城”等。幾個產品加起來在全國有約2300名代理商,大部分代理商的投資金額在15萬元以上,部分代理商做的是省級獨家代理,費用逾百萬元,而e學城的代理門檻則是500萬元起步。即便按照所有代理商投資15萬計算,該公司至少涉及金額超3億元。

這是一個與智慧校園有關的故事。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很多人把目光投向了智慧校園。早在2016年,教育部印發有關《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的通知,要求加強全國中小學校信息化教學,建成覆蓋全國學生、教職工、中小學校舍等信息的數據庫。2018年6月7日,國家標準《智慧校園總體框架》(Smart campus overall framework)發布,自那時起,智慧校園建設漸成風潮。

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騰訊、阿里等巨頭紛紛布局教育產業化。今年2月,騰訊首度公布教育業務及產品版圖,在9條業務線與9條產品線的版圖中,多項布局重合最多的焦點,就是打造“智慧校園”。

無獨有偶,今年3月3日,阿里釘釘發布教育信息化產品“釘釘未來校園”,將面向中小學提供一套校園數字化管理平臺+校園智能硬件的整體解決方案。

除了阿里、騰訊、華為等巨頭,眾多科技企業及與教育相關的從業者都試圖從這里分一杯羹。

有人從中發現了商機,也有人從尋找商機的這群人身上發現了商機。螳螂撲蟬、黃雀在后,很多人都想借助智慧校園這個風口獲取財富,卻沒想到自己成了被收割的對象。

員工變代理,設備成廢鐵

2017年時,橘子網絡有約100名員工,超過70%的人都在招商部,每成交一單,招商人員都能拿到30%的提成。同時,公司鼓勵員工創業當代理商,由于前景看好,先后有七八十名員工辭職加入了代理商的隊伍。

當時橘子網絡主推的產品是“幼兒幫”,這是一款號稱要打造智慧化校園,幫助園方減輕工作、提高工作效率的教育服務類APP。公司聲稱,要在1年內入園數量達到5000所,用戶數量突破100萬,2年內成為估值超10億的“互聯網+幼教”公司。

看到這些后,安徽的90后王航不禁有些心動,他曾經是橘子網絡的一名員工。

讓王航動心的,除了其他同事和代理商的加盟熱情,還有橘子網絡的運作模式——他們提供線上軟件服務系統及配套的硬件設備,代理商加盟后可獲得軟件技術服務及設備,在利用自己的資源將設備安裝到學校后供全校師生使用,學校無需為此付費,因此,項目無需向教育部門申請,代理商主要是向家長收取10元/生/月的使用費。

王航尤其感興趣的是“幼兒幫”的校車考勤系統,通過這個系統,幼兒在上、下校車時,家長都能看到實時照片,確保幼兒人身安全。此外,在幼兒上課時,表情管理系統還會對他們的狀態進行不同顏色的標注,比如,專心聽講的頭像就會顯示為綠色,開小差的就是黃色,埋頭睡覺的就變成了紅色,方便教師管理。王航深信,一定有家長愿意為這些獨特的功能買單。

抱著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心理,王航繳納了8萬元的代理費,并借款40余萬購買了進入6家學校所需的設備。當時王航的打算是,平均每個學校1000人,每月可收取10000元,他手上的6個學校大半年就能收回成本,以后都是凈賺。

2017年的那個夏天,王航的心情如同天氣一樣火熱,他不停地奔波在家鄉安徽和蘇州之間,參加項目研討會、跑學校、安裝設備,每天都忙個不停,但他覺得很有意義。

然而噩夢也從此開始。首先,設備入校時幼兒幫根本沒有之前承諾的校車考勤和表情管理功能。橘子網絡招商人員要求王航加投10萬,更換一個有這些功能的e學系統。王航不但拒絕了,而且還到橘子網絡在蘇州的辦公地大鬧一場。之后,橘子網絡同意先給他使用“e學系統”,等幾個月后幼兒幫的功能開發好后需要再換回來。

然而,由于e學系統是針對中小學開發的,而王航之前開拓的6所學校全是幼兒園,系統里的功能根本不適用,能用的只有打卡和發作業功能。然而,學校本來就有打卡功能,園方表示,“微信群也能發作業,發系統上根本沒人看。”

這意味著,王航花幾十萬買的系統服務和設備最后還不如一個免費的微信群好用。短短幾個月后,6家學校就把他們安裝的設備統統退了回來。

2018年1月,發覺上當的王航開始了痛苦的退貨之旅。他反復要求向橘子網絡退回之前購買的設備,然而一直無果。無奈之下,王航提起了訴訟。但橘子網絡的律師稱,如果他答應跟公司簽和解書,承認敗訴,然后就會幫他解決問題。王航按照其指令操作后,至今只退掉了2萬余元未拆封的攝像頭,其它花幾十萬元購買的設備依然像一堆廢鐵一樣堆積在朋友家中。

購買硬件設備時王航使用了貸款,但項目幾乎沒有任何收益,迫于還款壓力,他賣掉了一套蘇州的房產。王航說,那之后蘇州房價一度暴漲,粗略計算,他在這個項目上的損失已經逾百萬元,同時還搭上了兩年的時間。

據王航透露,像他這樣被坑的橘子網絡前員工多達七、八十名甚至更多。但在橘子網絡的招商騙局中,“中招”的遠不止它的員工。

招商騙局

蘇州白金漢爵大酒店和蘇苑飯店如今成了很多代理商的夢魘之地。

幾年間,每月平均有2-3次橘子網絡的招商大會在這兩家酒店舉行,很多來自天南海北的代理商在此簽下協議后懷揣著財富夢離開,而后很快夢想破滅,發現被帶進了坑里。

來自內蒙古的郭為就是其中一員。他是一名學校設備供應商,專門為當地的中小學校供應打印機、投影儀等教學設備。2019年3月份,郭為接到了一個來自蘇州的電話,對方自稱是橘子網絡招商部員工李翔,打電話的緣由是公司有一款叫“e學云”的產品正在呼和浩特招募代理商。

據李翔介紹,e學云“功能強大”,包含了考勤統計、資源平臺、校園直播、教師備課/授課、成長軌跡、學情報告六大系統。郭為尤其感興趣的是他們的人臉識別考勤系統,在學生進出校門時家長都能看到實時的照片,確保孩子人身安全。此外,e學云的表情管理系統和高達500萬的龐大題庫他也很中意,他認為這些對老師和家長都很實用。

郭為相信,一定會有家長愿意為此買單,而且李翔告訴他,加入e學云后,公司會提供相關技術服務,而且更具吸引力的是,硬件設備由橘子網絡免費贈送給代理商。代理商需要做的就是通過自己的資源讓學校同意安裝這套設備并進行常規維護,再按10元/月/生的標準向家長收取系統使用費,橘子網絡則按3:7的比例和代理商分成。

郭為這樣算了一筆賬:e學云上,代理商開通一個學校的管理賬號(由代理商管理)成本是5萬元,購買三個賬號就可以額外贈送兩個,這意味著,每個賬號的實際成本是3萬元。按照一個學校2000名學生計算,每月可收入2萬元,扣除橘子網絡30%的分成,代理商每月可營收1.4萬元,基本上兩個月就能回本,第三個月就可以盈利。而他因為本來就是校園設備供應商,手上有大把的學校資源,未來盈利前景可期。

動心的郭為遠赴蘇州,參加了一場橘子網絡的招商會。就在富麗堂皇的蘇州白金漢宮大酒店,現場聚集了大約150名意向代理商,每個人都有專職的銷售人員陪同,會場總人數達到了300人上下。會場上,橘子網絡的高管張德赟侃侃而談。他宣稱,e學云已在全國32個省級行政區開展業務,省級拓展率高達94%,日活躍用戶數十萬人;同時,他們在2017年就實現了12.7億的營收。另外他還提到,公司打算于2021年在A股主板上市,市值有望超過新東方。

郭為在現場聽得心潮澎湃,連合同都沒仔細看,他就痛快地簽約、打款了。他回到內蒙古,很快開拓了兩個學校合作。

讓他意想不到的是,噩夢也從此開始。郭為在聯系橘子網絡市場部工作人員到校安裝設備時,對方提出,設備必須先購買再安裝。但對方發來的報價單顯示,其硬件設備遠高于市價。郭為這才發現,他當時與招商人員一直是電話聯系,也未留下任何關于設備免費的書面證據。郭為被橘子網絡告知,如果他不購買硬件設備,之前繳納的15萬加盟費就打了水漂。

郭為試圖據理力爭,但橘子網絡告訴他,招商部工作人員個人行為并不代表公司,他們對此不負責。郭為這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幾經努力之后,他發現,好多做校園設備的同行也掉入了這個精心設計的陷阱里,但彼此并不知情。

作為校園設備供應商,由于圈子小且合作都比較穩定,郭為及其同行公司都頗為低調。但橘子網絡的招商人員能通過各地政府采購網精準地找到他們,并進行電話邀約。由于校園設備供應商跟學校關系良好,因此,他們都認為自己在推廣設備方面沒有問題。

此外,橘子網絡的銷售人員,通常會在每個地區選擇一家校園設備供應商單獨邀約,以免他們彼此互相交談。在開招商會時,也由銷售人員1對1服務,不給代理商彼此交流的機會。

而橘子網絡與代理商簽訂的合同設計的也很周全,內容僅提及技術服務和e學云賬號事宜,關于設備硬件及費用的問題只字不提。合同條款中也沒有給代理商留下任何權益及中止機會,即便最后訴諸公堂,代理商也很難打贏官司。

詭異的是,橘子網絡只發展外地代理商,以及相對偏遠省份的代理商,諸如北、上、廣、深及蘇州本地的代理商幾乎沒有。郭為在要求參觀蘇州樣板學校時被拒絕,橘子網絡告訴他“暫時還沒有”。如果他想參觀外地學校,必須由橘子網絡工作人員陪同,代理商不能自行前往。另外,橘子網絡也不提供學校名單及地址。

無奈之下,郭為選擇及時止損。他拒絕另外出資購買硬件設備。而他的一位內蒙古同行顧海濤虧得更慘。

2018年5月,顧海濤成為橘子網絡在當地的市級獨家代理,招商人員答應他將為其保留當地市場,確保他獨家代理的權益。顧海濤繳納了15萬前期代理費后發現,當地已有了另外一家代理商,且對方設備已經進入一所學校了。這意味著,他被“重復招商”了。

交涉之后,招商人員向他保證——只放出去一所學校,以后當地其它的市場都是顧海濤的。

但當顧海濤繳納完剩余的代理費時,他發現,原來的那位代理商又開拓了新的學校,而橘子網絡并未履行承諾,繼續在向那位代理商發貨。當顧海濤向橘子網絡總部反應情況時,總部表示,銷售人員不代表公司,而且他們已經把那位銷售人員開除了,此后就再無回復。

在顧海濤已經進入的6所學校,效果也不如人意。例如,此前橘子網絡聲稱e學云里有超過500道題的龐大題庫,實際上并沒有。對此,老師不滿意,家長也不愿意為此付費。

如今,顧海濤已經在這個項目上付出了70萬,卻只收回了幾千元的費用。

除了校園設備供應商,代理商中還有很大一批人是老師和公務員。他們都是自認為有資源進入學校的人,但很多人斥巨資加盟后,迎來的不是躺著收錢,而是巨虧甚至被取消代理資格。

王婧雯是一名民辦學校的教師,當時她跟橘子網絡簽訂了代理協議——三個月內進入的學校要在平臺上實現活躍用戶5000人以上,否則合同作廢、取消代理資格。在王婧雯辛辛苦苦開拓了8所學校后,由于設備質量問題,家長及學校都不愿意使用,這導致王婧雯因考核不達標而被停止了APP后臺的登陸權限。她繳納的18萬代理費也打了水漂。

所有代理商中,廣東的凌強可能最年輕。他在網上看到一篇“輕松打造30萬名千萬富翁”的軟文后,合同條款都沒看就向父母要了20幾萬轉賬過去了。當他看到合同條款有異議時,已經稀里糊涂簽了字。由于尚未在風險告知書上簽字,凌強要求取消合同并退回款項。但橘子網絡以要銷毀合同為由,從凌強手里“騙”走了合同原件,之后就堅稱合同有效,拒絕退款。

代理商栽在了合同上,這樣的故事在代理商的微信群里不勝枚舉。對此,上海匯筠律師事務所的胡舒郁律師認為,整份合同未見到橘子網絡公司對減少免除義務責任的條款進行特別標志等處理,且對于合同條款是否合理未盡提示說明義務。根據合同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因未提示導致對方沒有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對方當事人申請撤銷該格式條款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

但對于代理商來說,一切都為時已晚。在維權無果后,一些投資額較大的代理商甚至有了過激的想法。一位代理商就在微信群里說,“這是在蘇州買的(滅鼠藥),當時氣的打算在他們老板辦公室喝下去,后來想想,自己上有老,下有小。”

而跟王航、郭為等人相比,代理“e學城”的秦奮才是橘子網絡的鐵桿粉絲。

秦奮曾經和王航一樣代理過“幼兒幫”,沒有獲得收益,但秦奮把這歸結為“自己能力不行”。在賣了兩套房籌集到500萬之后,秦奮押寶了橘子網絡的另一個項目e學城。

據蘇州橘滿天下官微介紹,e學城以兒童教育培訓產業為主,帶動周邊產業,形成新型產業鏈,致力于打造中國教育綜合體第一品牌,要成為教育版的“蘇寧”、”國美“和”萬達影城”。

e學城的代理費也相當高,500萬起步。橘子網絡的招商人員表示,e學城都是處于市中心的旺鋪,是單獨的一棟建筑,開業之后可以快速招商,入駐商家按年交租。招商人員這樣算了一筆賬:以一個商鋪平均年租金10萬元計算,100個商家入駐就能收租1000萬,因此,開業就能賺。

但據王航了解,秦奮投資的這個e學城項目開在江蘇一個縣城的郊區,就是一棟爛尾樓。此前,秦奮還極力向王航推薦該項目,但近期王航詢問其收益時,對方已不再回復。

拆解橘子網絡集團

橘子網絡可供代理的產品眾多,背后的公司主體也有多個,基本每個項目背后都有一家單獨的法人主體,他們共同隸屬于橘子網絡集團。

以王航代理的幼兒幫為例,與之簽約的是“蘇州樂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但事后與他對接的法務卻來自蘇州橘子網絡,也就是說,這些不同的公司主體使用的員工是同一批人。

據蘇州橘滿天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橘滿天下”)官微,橘子網絡集團成立于2013年,歷經五年多穩健經營和發展,已逐步成長為K12教育全產業鏈的綜合運營商;旗下項目包含幼兒幫、腦科學、e學云、e起高考、睿校、e學城、佑腦教育幾大系列產品,這些產品分別屬于不同的公司主體。而除了這些公司之外,橘子網絡集團還設置了若干投資公司,層層嵌套,十分復雜。

為什么要設置這么多的子公司?胡郁舒律師認為,橘子網絡集團這樣做的好處是,即便有某項業務違規導致公司被查封也至于不影響其它業務,可以起到風險分散的作用。

此外,橘子曾對外宣稱要在A股上市,公司如因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偵查或者涉嫌違法違規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都會對其IPO有致命影響。

天眼查顯示,橘子網絡目前涉及法律訴訟19起,遭到行政處罰3次。這或許是2018年1月之后橘子網絡集團將宣傳重點改為橘滿天下的部分原因。

也有代理商推測,設立多家子公司是為了分散代理商的受騙金額,便于其在產生糾紛時降低風險。同時,由于代理商頻頻投訴,有些子公司聲譽不好會影響招商,所以啟用新的公司名會是一個好辦法;另外,涉訴較多的公司主體如果直接宣告破產,也會給在這家公司簽約的代理商維權增加難度。

橘子網絡曾經每月舉行2-3次招商大會,那么它高頻招商的戰績如何呢?

據橘子網絡的百度百科頁面,公司自創辦以來,保持了令人驚訝的增長速度。成立至今,公司由幾十人的隊伍發展壯大到10000人的規模。如今,分公司遍布全國,可服務中小學94800所,成功吸引1400家o2o服務商,輻射教育工作者多達948萬多人,總用戶數500多萬,活躍用戶近200萬。

而全天候科技作者以加盟商身份向橘子網絡招商部求證時,對方透露,目前橘子網絡公司員工規模2000人,已進入5萬所學校,有代理商2千余名,相當于每個代理商平均發展了約250所學校。而據全天候科技了解,目前其代理商中學校拓展較多的也就10家左右,與招商人員所說的250所相差甚遠。

e學云官網的數據顯示,目前其日活躍用戶約數十萬人。但據王航及郭為透露,目前e學云系統上的活躍用戶甚至不到5千人,員工也大批離職,剩余人數僅有幾百人。

除了數據方面的疑點,橘子網絡還在對外宣傳中提及,他們受江蘇省教育廳、江蘇省評估院邀請,曾參加江蘇省義務教育標準制定監測會議,并成為《江蘇省義務教育標準建設監測管理系統》自主研發企業。

不過,一份代理商提供的錄音證明,橘子網絡與江蘇省教育廳并沒有合作關系。只是,江蘇省教育廳有一個評估系統,委托給省內一所高校開發,橘子網絡可能參與了其中的部分環節。就此,全天候科技向橘子網絡求證,截至發稿前,未收到對方回應。

盡管疑點重重、投訴眾多,但橘子網絡集團并未停下招商騙局的腳步。6月11—12日,一場“5G時代的新教育、新商機”項目交流大會又將在蘇州舉行。不出意外的話,慕名而去的代理商會在現場聽到如何用3-5名員工即可年入千萬的故事。誰會是下一個“入甕”的人?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王航、郭為、李翔、王婧雯、凌強、顧海濤為化名)

責編 步靜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橘子網絡 騙局 代理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彩票大神跟单猫腻 伊宁市| 于田县| 枝江市| 射洪县| 汶川县| 旌德县| 马公市| 定结县| 庆元县| 长岭县| 防城港市| 镇巴县| 贵德县| 诏安县| 临潭县| 义马市| 玉田县| 奇台县| 东安县| 杭锦后旗| 邓州市| 革吉县| 资兴市| 满城县| 麻江县| 漳州市| 五指山市| 金平| 田林县| 盘山县| 绥江县| 达州市| 淮阳县| 恩施市| 大同县| 吴忠市| 海南省| 田林县|